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服务热线:

13817325187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证券与金融业务

专业领域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 电话:021-20511559
  • 传真:021-20511999
  • 手机:13817325187
  • 电邮: zhangxinsu@allbrightlaw.com
  • 公司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1-12层

IPO上会的真实场景啥样?时代院线被否实录

来源:上海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时间:2017-06-11

5月31日下午三点半,北京的天气闷热,时代院线董事长钱大钧和董秘黄平,以及保荐机构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两个保荐人,从上午开始等待,终于轮到他们上会。


四十五分钟的问答之后,等待了两三分钟,有一个通报结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IPO被否了。


在初审会之后正式上会之前,钱大钧已有感觉。他们从上会问题中感受到,证监会的审核委员认为,所处行业已经发生巨大变革,加上公司“盘子太小”旗下很多影院还在亏损中,这次IPO恐有不测。


上会是在证监会一个会议室里,在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B座17楼,会议室里有一个长桌,七位发审委员坐在长桌两边,对面是记录员,钱大钧、黄平和保荐机构的两人,四个人坐在一边。


问答持续了大概四十五分钟,钱大钧和黄平主答,保荐机构说明核查情况。


发审委员先从电影票房整体情况问起:我国电影票房2016年整体增速放缓的原因,2017年市场形势的发展变化情况,对时代院线业务经营的影响?


全国票房收入在连续两年保持了约40%高增长后,2016年的增速仅为不到4%。


第一个问题是钱大钧回答的,他称,“在扣除购票手续费后,2016年全年电影票房市场是负增长”。这和在全国电影票房在“第三方”票补减少、“电影制作小年”、银幕增速过快等因素的影响有关。


接下来,发审委员问到:分账比例、上座率、影院平均利润贡献等指标趋于下降、控股影院整体亏损、参股影院亏损面扩大的原因。


这个问题由黄平回答。回忆到这个问题,钱大钧很激动,2016年开始,一些院线把分账比例降至1%,甚至提出了零分账比例加盟的条件,他称这为“恶意竞争”。


但他又认为,随着数字化放映技术的普及,院线的发行成本随之降低,下调分账比例成为必然。同时,院线规模大小对议价能力有一定影响。钱大钧也提到,由于国企决策周期的问题,买影院过程中也会因为竞购方抢先报价,失去一些好的资源。


钱大钧称目前电影院都面临着影院设备相对过剩的压力。过去一个30万人口的城市拥有2-3家影院,现在5-6家影院甚至更多也不足为奇。


受互联网票务平台的影响,电影院的爆米花售卖也受到冲击,之前要提前半个小时来影院排队买票,网上购票后,观众取票直接进场,买爆米花的人也少了,卖品收入也在减少,只有广告收入在上升。


钱大钧称,影院有个回本周期,以前一般是两三年,但是竞争加剧后,导致影院的培育期增长。经过这次上会失败,将来也会考虑把亏损影院尽快扭亏或者剥离。


证监会发审委员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直击要点:2016年电影放映收入和发行收入均同比下降、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比上年下降幅度加大的原因,时代院线业务结构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2017年经营业绩是否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钱大钧称,单个影院的票房收入放缓的时候,应该加大在电影衍生产品开发力度,冲抵票房收入下滑带来的影响,“应该讲,在2016年全国电影大滑坡时收到了积极的效果”。


时代院线这边介绍完,发审委员就广告方面补充了新的问题:时代院线报告期内广告费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其合理性、可持续性;与广告收入相对应的主要客户的交易背景、内容和金额,广告投放与电影放映业务规模是否相匹配?


钱大钧数次强调,影院和院线公司的非票房业务收入比重不断上升,不是业务结构和模式的变化,而是电影发行放映产业链更加完善和科学的表现,并称,2017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将比2016年同期增长25%左右。


证监会就参股影院补充了几个问题,然后问到政府补贴情况:发行人收到的政府补助的具体依据,是否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相关规定?现有政府补助是否可持续?


钱大钧回忆到这里苦笑,“最后发审委员还是觉得我们行业将发生重大变化。大家更多的是看到这些年电影的大发展大繁荣的一面,当出现2016年的突然增幅下降,就对中国电影发行放映行业的未来产生了疑惑。”


他称,尽管时代院线是国企,在政府补贴方面和民企都是一样的,随着国家政策在变动。


“我可以拿国企信誉保证时代院线的财务真实性”,钱大钧称,钱大钧不在时代院线领薪而是在东海电影集团,不持时代院线股份。


在5月31日的会上,时代院线董秘黄平回答结束后,钱大钧做了最终的总结发言,就走出了会议室。


钱大钧称,发审委员只是提出问题,他们回答问题,委员也没有反馈。出门,黄平的汗已经将衬衫湿透。


等待的时间很短暂,只有两三分钟。等再被叫进去,发审委员已经离开,只有一个通报结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IPO被否了。


钱大钧回忆听到这个结果的反应时称,当时很镇定,定了回杭州的机票,准备回去整改。但在去机场的路上,钱大钧肾结石发作,一身大汗。


律师点评:证明在评审中人为因素起很重要作用。公司只要正常经营、如实批露、各项指标达标,就应该过会。强烈建议取消发审委。

[ 返回列表 ]
  • 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