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服务热线:

13817325187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股权纠纷

专业领域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 电话:021-20511559
  • 传真:021-20511999
  • 手机:13817325187
  • 电邮: zhangxinsu@allbrightlaw.com
  • 公司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1-12层

陈锡联与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解散纠纷上诉案

来源:上海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时间:2017-05-05

[基本案情]
  原告陈锡联诉称: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博洋公司)各股东、董事之间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存在严重分歧已经无法解决,从而直接导致法博洋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该公司继续存续势必造成股东利益的严重受损,陈锡联作为持有法博洋公司80%股权的股东,依法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解散该公司。诉讼请求:判令法博洋公司解散,诉讼费用由法博洋公司承担。
  被告法博洋公司辩称:法博洋公司不具备法定的公司解散情形,陈锡联提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证据,请求驳回陈锡联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张彤彤、刘宏颖陈述称:张彤彤、刘宏颖陈述意见与法博洋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同时,张彤彤、刘宏颖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第三人诉请称:法博洋公司不符合法定的公司解散条件,不应解散。请求判令法博洋公司不予解散,诉讼费用由陈锡联负担。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4月6日,张彤彤、陈锡联、刘宏颖签订《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约定设立法博洋公司,合营期限11年,并取得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法博洋公司于2006年4月25日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经营期限自2006年4月25日至2017年4月24日。
  法博洋公司工商登记注册资料载明:企业法定代表人为陈锡联,公司外方投资者为陈锡联,出资额为折合人民币80万元的欧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80%。中方投资者为张彤彤、刘宏颖,出资额各为人民币10万元,各占公司注册资本的10%,陈锡联任公司董事长,张彤彤任公司副董事长,刘宏颖任公司董事。
  法博洋公司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章程规定:董事会由3名董事组成,三方各委派一名董事,董事任期4年,经选举可以连任,三方在委派和更换董事人选时,应书面通知董事会。董事会是合营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合营公司的一切重大事宜。董事长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不能履行其职责时,应授权他人代为履行,董事长未明确授权的,由副董事长代理。董事会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年会),在公司住所或董事会指定的其他地点举行,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会议。经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提议,董事长应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召开董事会会议的通知应包括会议时间、地点或方式、议事日程,且应当在会议召开10日以前以书面形式发给全体董事。董事会年会和临时会议应当有全体董事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出席方能举行,必须包括中外两方董事。每名董事享有一票表决权,但下列事项须经中外两方董事通过决定:(1)决定合营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2)审议批准合营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3)审议批准合营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4)审议批准总裁的工作报告;(5)决定聘任或解聘公司总裁、总经理、副总经理、经理、财务负责人及其报酬和待遇的事项;(6)合营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各方有义务确保其委派的董事出席董事会年会和临时会议;董事因故不能出席董事会会议,应出具委托书,委托他人代表其出席会议。如果一方或数方所委派的董事不出席董事会会议也不委托他人代表出席会议,致使董事会5天内不能就法律、法规和本章程所列之公司重大问题或事项作出决议,则其他方(通知人)可以向不出席董事会会议的董事及委派他们的一方或数方(被通知人),按照该方法定地址(住所)再次发出书面通知,敦促其在规定日期内出席董事会会议。前条所述之敦促通知应至少在确定召开会议日期的60日前,以双挂号函方式发出,并应当注明在本通知发出的至少45日内被通知人应书面答复是否出席董事会会议。如果被通知人在通知规定期限内仍未答复是否出席董事会会议,则应视为被通知人弃权,在通知人收到双挂号函回执后,通知人所委派的董事可召开董事会特别会议,即使出席该董事会特别会议的董事达不到举行董事会会议的法定人数,经出席董事会特别会议的全体董事一致通过,仍可就公司重大问题或事项作出有效决议。三方一致认为终止合营符合各方最大利益时,可提前终止合营。合营公司提前终止合营,需董事会召开全体会议作出决定,并报审批机构批准。在公司经营方针出现重大分歧并且无法解决时,三方任何一方有权依法终止合营。
  2009年3月,陈锡联以股东知情权纠纷为由将法博洋公司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年9月,法博洋公司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利益赔偿纠纷为由将陈锡联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09年12月22日,陈锡联向法博洋公司出具董事委派书,委派晏学宁代表陈锡联出任法博洋公司董事,并担任董事长。同时撤销对陈锡联担任法博洋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的委派。2010年3月9日,陈锡联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西城分局递交《关于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其总经理张彤彤违反公司登记管理规定、提供虚假年检材料的情况反映》。2011年,陈锡联曾起诉法博洋公司公司解散纠纷,后陈锡联以需要继续收集新的证据材料为由申请撤回起诉。
  陈锡联分别于2011年11月18日、2011年12月10日、2012年1月19日发函给张彤彤、刘宏颖通知其于2011年12月5日上午10点30分、2012年1月16日上午10点30分、2012年2月9日上午10点30分参加法博洋公司董事会会议,商议公司年检等事宜。张彤彤、刘宏颖未出席。
  2011年11月24日,张彤彤以国内特快专递邮寄方式寄出法博洋公司出具的致陈锡联、晏学宁的信件。信件内容为《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1年度董事会会议的通知》,后陈锡联和晏学宁到场,表示拒绝参加该董事会,并离开。
  2011年12月19日,法博洋公司以国内特快专递邮件方式向陈锡联、晏学宁寄出决定再次召开董事会会议的通知。2012年1月19日陈锡联向张彤彤发函通知2012年2月9日召开2012年度董事会的会议通知后附《关于公司副董事长张彤彤先生召开董事会通知的回复》,载明:依据法博洋公司章程第二十一条规定,董事会会议应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会议。张彤彤作为副董事长不具备召开并主持董事会会议的资格,因此,陈锡联有理由拒绝参加2012年2月20日由张彤彤主持召开的董事会会议。
  2014年2月15日、3月7日法博洋公司向陈锡联、晏学宁分别发出了《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4年度第一次董事会会议的通知》及《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4年度第一次董事会会议的再次通知》,陈锡联及晏学宁两次会议均未出席。
  2014年3月12日,晏学宁以挂号信函的方式向张彤彤、刘宏颖分别寄送了《北京法博洋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2014年第一次临时会议敦促通知》,张彤彤、刘宏颖未出席会议。
  2014年4月16日,晏学宁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张彤彤、刘宏颖分别寄送了晏学宁及陈锡联《关于〈2014年度第一次董事会会议的再次通知〉的回函》,张彤彤、刘宏颖均已签收。陈锡联的回函内容是:(1)本人并非公司总经理,阁下会议通知称本人为“总经理”,无合法依据;(2)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会议应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张彤彤先生不是公司董事长,无权召集主持董事会会议;(3)根据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董事长应由外方股东,即本人推荐。选任张彤彤董事为董事长,不符合公司章程。本人已委派晏学宁女士为外方董事并出任公司董事长。综上所述,鉴于张彤彤董事无权召集董事会会议,所召集的2014年5月15日董事会会议程序不合法,且本人已不再担任董事,所以本人将不会出席。晏学宁的回函内容是:(1)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会议应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张彤彤先生不是公司董事长,无权召集主持董事会会议;(2)根据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董事长应由外方股东陈锡联先生推荐。选任张彤彤董事为董事长,不符合公司章程;(3)本人经陈锡联先生委派,现为公司董事长,并已于2014年2月14日和2014年3月12日向阁下发出董事会会议通知,将于2014年5月12日召开董事会会议。阁下作为公司董事,如有提议议题,请于开会前提出,以安排调整会议议程。综上所述,鉴于张彤彤董事无权召集董事会会议,所召集的2014年5月15日董事会会议程序不合法,所以本人将不会出席。
  在二审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均认可法博洋公司于2006年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陈锡联当庭表示不同意法院主持调解,因之前双方多次调解均未成功,尝试转让股权给张彤彤、刘宏颖,张彤彤、刘宏颖亦不同意。张彤彤、刘宏颖也不同意法院主持调解,认为侵权赔偿案才是解决本案的前提。
  [裁判结果]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9日作出(2012)一中民初字第10047号民事判决:驳回陈锡联的诉讼请求。宣判后,陈锡联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9日作出(2014)高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二、解散法博洋公司;三、驳回张彤彤、刘宏颖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首先,法博洋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发生严重困难。陈锡联上诉称,一审法院判决所谓法博洋公司已经按照公司章程召开了董事会并作出决议,法博洋公司不存在董事会僵局的认定不成立。对此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法博洋公司不存在董事会僵局的依据是:张彤彤、刘宏颖按照企业章程的规定,发出敦促通知,虽然敦促通知并未严格按照双挂号信的方式发出,但是可以认定陈锡联已经收到了敦促通知,可以认定法博洋公司已经按照章程的规定召开了董事会,并作出了决议,并不能认定法博洋公司董事会僵局而无法作出决议。那么,一审法院判决中所述的2012年‘2月20日法博洋公司召开的董事会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约定呢?
  法博洋公司章程第二十四条规定:如果一方或数方所委派的董事不出席董事会会议也不委托他人代表出席会议,致使董事会5天内不能就法律、法规和本章程所列之公司重大问题或事项作出决议,则其他方(通知人)可以向不出席董事会会议的董事及委派他们的一方或数方(被通知人),按照该方法定地址(住所)再次发出书面通知,敦促其在规定日期内出席董事会会议。公司章程第二十五条规定:前条所述之敦促通知应至少在确定召开会议日期的60日前,以双挂号函方式发出,并应当注明在本通知发出的至少45日内被通知人应书面答复是否出席董事会会议。如果被通知人在通知规定期限内仍未答复是否出席董事会会议,则应视为被通知人弃权,在通知人收到双挂号函回执后,通知人所委派的董事可召开董事会特别会议,即使出席该董事会特别会议的董事达不到举行董事会会议的法定人数,经出席董事会特别会议的全体董事一致通过,仍可就公司重大问题或事项作出有效决议。
  上述公司章程的规定表明,召开董事会特别会议有两个前提条件:其一,被通知人在规定期限内未答复是否出席会议;其二,会议通知人收到寄发敦促通知的双挂号函回执。必须同时符合两项前提要件,通知人才可召开特别会议,并在出席特别会议的董事未达到法定人数时作出有效决议。需要强调的是,从文义上看,公司章程明确规定,只要被通知人在规定期限内答复(不论答复出席或答复不出席),就不能召开特别会议。只有被通知人在规定期限内不答复,才能视为弃权而召开特别会议。
  对于2012年2月20日上午召开的董事会特别会议,张彤彤于2011年12月19日向陈锡联、晏学宁寄出了再次召开董事会会议的信件。2012年1月19日,陈锡联向张彤彤发函通知2012年2月9日召开2012年度董事会的会议,并在通知后附《关于公司副董事长张彤彤先生召开董事会通知的回复》。该回复载明:依据法博洋公司章程第二十一条规定,董事会会议应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会议。张彤彤作为副董事长不具备召开并主持董事会会议的资格,因此,陈锡联有理由拒绝参加2012年2月20日由张彤彤主持召开的董事会会议。按照法博洋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只要陈锡联书面回复是否出席会议,董事会特别会议就不能召开。因此,2012年2月20日由张彤彤主持召开的董事会特别会议及作出的决议并不符合公司章程规定。一审法院据此认定法博洋公司董事会未形成僵局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本案中的法博洋公司是陈锡联与张彤彤、刘宏颖共同设立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公司章程第十九条规定,董事会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合营公司的一切重大事宜。公司章程并未规定设立股东会,召开董事会会议即是合营企业作出经营决策的方式。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股权质押、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变更公司形式、抵押公司资产须经董事会全体董事一致通过。公司章程第二十二条规定,董事会年会和临时会议应当有全体董事人数的2/3以上董事出席方能举行,必须包括中外两方董事。每名董事享有一票表决权,但决定公司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审议批准公司财务预决算方案、审议批准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审议批准总裁的工作报告、聘任或解聘公司总裁、总经理、副总经理、经理、财务负责人及其报酬和待遇等事项须经中外两方董事通过决定。
  从法博洋公司章程规定的议事规程可以看出,对于公司重大经营事项的决定,必须由公司三位董事一致通过或是经中外两方董事通过,中外任何一方单方召开的董事会会议都不可能满足公司章程规定的要求。唯一可以例外的,未达到董事会会议法定人数,亦能作出有效决议的就是公司章程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规定的董事会特别会议。就法博洋公司目前的状况看,从2009年至今,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公司中外股东多次尝试召开董事会来打破公司面临的管理僵局,但均因对方不出席相关会议而未能形成符合章程规定的有效决议。因此可以认定,法博洋公司目前已处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经营管理严重困难的公司僵局情形,并且不存在相应解决机制。
  其次,法博洋公司继续存续是否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从法博洋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看,在公司僵局形成后,公司经营即陷入非常态模式。在中方单方经营管理期间,法博洋公司主营业务停滞,持续亏损,公司经营能力和偿债责任能力显著减弱。同时,法博洋公司中外股东矛盾冲突严重,股东间已经丧失了信任,合作基础早已破裂。由于双方间的冲突,公司资产也因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公司及股东间的长期诉讼而受到严重损耗。陈锡联作为持股80%的大股东,不能基于其投资享有适当的公司经营管理权及投资收益权,其股东权益受到重大损失。现法博洋公司的持续性僵局已经穷尽其他途径仍未能化解,如继续维系法博洋公司,股东权益只会在僵持中逐渐耗竭。相较而言,解散法博洋公司能为双方股东提供退出机制,避免股东利益受到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综上所述,陈锡联持有法博洋公司80%股权,具有提出解散公司之诉的法定资格。在法博洋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公司的存续将造成陈锡联利益继续遭受重大损失,并无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公司僵局的情况下,陈锡联要求解散法博洋公司,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之规定,应予准许。

[ 返回列表 ]
  • 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