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服务热线:

13817325187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股权纠纷

专业领域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 电话:021-20511559
  • 传真:021-20511999
  • 手机:13817325187
  • 电邮: zhangxinsu@allbrightlaw.com
  • 公司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1-12层

杭州余杭金桥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浙江金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上诉案

来源:上海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时间:2017-05-04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1民终4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余杭金桥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国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敏、陈芳,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金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建庆。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文华,浙江瑞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陆建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金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余杭区南苑街道玩月街88号1幢1001室。
  法定代表人:陆建庆,董事长。
  上诉人杭州余杭金桥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间资本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浙江金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浙江金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5)杭余商初字第30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6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间资本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共同赔偿民间资本公司本金损失9000000元;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对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承担保全费5000元;一、二审诉讼费由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1.金桥控股集团公司提交的两份《借款合同》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一审法院认为民间资本公司应首先通过该《借款合同》向所谓的借款人和担保人追偿,与事实不符。第一,股东会是有限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本案两份《借款合同》签订时并没有经过民间资本公司股东会决议,操作人也未向其他股东披露,民间资本公司公章在2014年11月28日由金桥集团以及陆建庆控制,因此在两份《借款合同》的落款处,民间资本公司只有盖章,没有人签字,而其余单位都有相关人员的签字。故该两份借款合同并非民间资本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关联企业,在民间资本公司没有经过股东会决议的前提下,就与其签署借款合同,属于恶意不诚信行为,因此即使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可该两份《借款合同》,也不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第二,打款路径与《借款合同》约定不符,《划款指令》系事后单方制作。两份《借款合同》约定的收款银行账户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银行账户,借款金额合计为1500万元。但2014年11月28日,民间资本公司实际打款对象为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款项金额为1400万元,不能与两份《借款合同》相对应。《还款指令》的存在也不符合常理,既然委托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收款,为何不在《借款合同》里直接约定由金桥创业投资公司代为收款。民间资本公司从来没有收到过该《划款指令》。即使《划款指令》形成于2014年11月28日,借款人单方面改变打款途径也应当征得民间资本公司和担保人的同意。因此,两份《借款合同》不能说明民间资本公司与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之间存在真实有效并且已经履行的借款关系,与本案的900万元更没有关联性。(二)一审法院认为民间资本公司没有证据证明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和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将民间资本公司900万元款项汇至金桥创业投资公司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民间资本公司实际损失,民间资本公司也无证据证明曾催讨,也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第一,假设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提交的两份《借款合同》能够证明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民间资本公司存在借款关系,那么按照《借款合同》约定,最迟还款时间为2015年11月28日,但借款人及担保人在该期限届满后未履行还款义务。另,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在一审法院涉及多起诉讼,并被判决向案外人履行巨额债务,且执行未果,明显已经丧失偿债能力,因此也不可能再向民间资本公司返还款项。所以,民间资本公司就该900万元款项的损失已经实际发生。第二,公司合法权益受损后不进行催讨,不符合常理。民间资本公司的监事王贤勇发现公司款项被非法转移后,一直在代表公司向陆建庆催讨款项,而陆建庆又同时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金桥控股集团公司和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此向陆建庆催要应当认定为民间资本公司已经向上述各关联方催要了款项。二、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的案涉行为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一)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具有侵权的故意,且侵权行为也已造成了民间资本公司的权益损害。民间资本公司章程规定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短期资金拆借,但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作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隐瞒真相,在不征求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形下,将900万元款项汇至金桥创业投资公司账户,其本质符合《侵权责任法》第8条关于共同侵权行为的规定,故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应根据该条规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借款合同只是其掩盖侵权行为以及规避金桥创业投资公司责任而故意为之的行为。第一,该900万元款项事实上就是在金桥控股集团公司和陆建庆安排下,直接支付给金桥创业投资公司的,而不是出借给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借款。民间资本公司的账册至今由金桥控股集团公司保管,依据金桥控股集团公司向民间资本公司提供的《付款审批单》,2014年9月9日,民间资本公司同样在陆建庆的操纵下,向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打款300万元。因此关于本案900万元,理应也有《付款审批单》,但金桥控股集团公司故意不提供该900万元的《付款审批单》,应当作出对其不利的推定。第二,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提交两份《借款合同》目的是为规避其法律责任。在关联企业中只有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有资产,其他关联企业已经没有偿债能力。金桥控股集团公司把还款责任推卸给不具有偿债能力的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把优质资产归集于金桥创业投资公司的行为属于逃避债的行为。三、即使《借款合同》真实、合法、有效,本案也构成民事责任竞合,民间资本公司有权选择任一法律关系进行维权。借款行为同时违反了《公司法》21条和148条规定,属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的侵权行为,构成民事责任竞合,选择以侵权法律关系提出诉讼是民间资本公司的权利。四、一审法院审理程序不当。金桥创业投资公司认为本案的审理结果与案外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并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本案的第三人,虽然民间资本公司认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否参加诉讼,不影响本案的审理,但是一审法院并未对这一申请作出处理,在审理程序上明显不当。
  金桥控股集团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未作答辩。
  民间资本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共同赔偿民间资本公司本金损失900万元;二、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对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向民间资本公司支付因本案支出的保全费5000元;四、本案诉讼费用由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4月3日,民间资本公司注册成立,公司章程规定金桥控股集团公司出资225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45%,杭州中亚布衣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杭州大阳纸塑制品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浙江银冠兽药饲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贤勇)出资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0%,周国华出资25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民间资本公司2014年4月1日的股东会、董事会决议载明:陆建庆担任民间资本公司的董事长,周国华担任民间资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王贤勇担任公司监事。2015年11月4日,杭州大阳纸塑制品有限公司、金桥控股集团公司、周国华、王贤勇作为股东签字的股东会决议载明:民间资本公司公章及合同章由王贤勇负责保管;审核公司的财务及经营情况,各股东予以认同,自此原法人代表应尽的权利和义务已经履行完毕,免去法人代表周国华职务并及时办理法人变更等手续;法人代表及经理由王贤勇担任。现民间资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未在工商登记部门进行变更。
  2014年11月28日,民间资本公司与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二份《借款合同》,约定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民间资本公司分别借款1000万元、500万元,均由梅洪华、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同日,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民间资本公司出具二份划款指令,载明将上述《借款合同》项下的1500万元划入金桥创业投资公司账户。金桥创业投资公司于2014年11月28日收到民间资本公司转账1400万元,并于当日转账划入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账户。庭审中,民间资本公司确认其诉请900万元包含在转账凭证1400万元中。现民间资本公司认为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利用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身份损害其利益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金桥创业投资公司作为共同侵权人应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请求上判。
  一审法院认为,《公司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其间产生的纠纷即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本案中,案外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民间资本公司借款1500万元,签订相应的《借款合同》,该借款由案外人梅洪华、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民间资本公司在未向债务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催讨借款,也未要求担保人梅洪华、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履行担保责任的前提下,向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提起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要求承担相关赔偿责任,该院认为其未提供相关的证据证明上述借款行为损害了民间资本公司的利益,造成了民间资本公司的实际损失。综上,民间资本公司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该院不予支持。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金桥创业投资公司的答辩意见,合理部分,该院予以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民间资本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4800元,保全费5000元,由民间资本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民间资本公司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2015)杭余商初字第2694号民事调解书、强制执行申请书、(2016)浙0110执2028号执行裁定书,欲证明陆建庆、杭州坤键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已经负有巨额债务,且已明显丧失偿债能力。2.催告函、EMS邮寄凭证及快递查询,欲证明一审判决后民间资本公司已向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杭州坤键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梅洪华催要,但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杭州坤键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梅洪华均未还款。金桥控股集团公司认为证据1不能证明陆建庆、杭州坤键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已经丧失偿债能力,只能证明其有债务需要偿还;证据2只能证明民间资本公司催告过,但该证据也证明了民间资本公司没有穷尽所有催讨手段,故不能证明民间资本公司损失已经构成。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民间资本公司以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为由诉请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主张金桥控股集团公司、陆建庆、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将民间资本公司的900万元款项汇至创投公司的行为系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对此,本院认为,金桥创业投资公司在一审已提交《借款合同》及划款指令证明民间资本公司要求赔偿的900万元系其出借给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款项,民间资本公司虽认为该《借款合同》非公司真实意思表示,划款指令系事后补签,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民间资本公司虽在一审判决后向《借款合同》的借款人杭州坤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担保人浙江金桥担保有限公司、梅洪华发送催告函予以催讨,但并未穷尽权利救济手段,而民间资本公司二审提交的执行裁定尚不足以证明案涉借款的债务人均已丧失清偿能力、案涉借款行为已实际损害了民间资本公司的利益。综上,民间资本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4800元,由上诉人杭州余杭金桥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瞿 静
审判员  王依群
审判员  张 敏
二○一六年九月八日

[ 返回列表 ]
  • 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