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服务热线:

13917505898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并购与重组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首席律师————张新素律师
  • 电话:021-20511559
  • 传真:021-20511999
  • 手机:13917505898
  • 电邮: zhangxinsu@allbrightlaw.com
  • 公司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1-12层

上海进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张进云(JINYUNZHANG)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上诉案

来源:上海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时间:2017-08-14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2民终103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进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叶福明,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进云(JINYUNZHANG)。
   上诉人上海进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进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进云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8民初24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进福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张进云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1.系争股东会决议合法有效,进福公司两位股东事实上同意公司延长经营期限。在2012年4月作出系争股东会决议时,进福公司因工程款纠纷被法院冻结了账户并查封了全部可售房源,公司开发并已售的房屋尚有很多未交付给购房者,公司也没有进行税务清算,故基于这些客观情况,为了保护公司和股东权益,并且基于社会稳定考虑,公司不可能进行注销。虽然张进云没有在决议上签字,但公司两位股东张进云和叶福民实际系一致同意并批准了公司经营期限延长。2.张进云的本案诉请已超过诉讼时效。公司法对请求撤销公司决议规定了60日的期限,确认股东会决议的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规定或损害股东权益本质与撤销权相同,同样应当有时效限制,本案应适用诉讼时效制度。系争股东会决议形成于2012年4月,相关工商变更信息具有公示效力,张进云应当及时知晓。现其起诉从决议形成或工商变更之日计逾期已近四年,远远超出2年的诉讼时效。因此,张进云在本案中请求确认系争股东会决议无效的一审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张进云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具体理由:1.系争股东会决议侵害了张进云的股东权益,应认定为无效。张进云在进福公司担任监事一职,不参与进福公司实际经营,未收到过系争股东会通知,对延长经营期限并不知晓,也没有在系争决议上签字。该股东会决议是在张进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他人冒充签名作出,违反了股东会召集和表决程序,不能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进福公司在本案中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决议作出时得到了张进云的授权或获得了事后追认。2.本案起诉不适用诉讼时效。本案系确认之诉,权利性质为形成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事实上,张进云也是在2015年12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时才知道有系争决议存在,故即便适用诉讼时效,从2015年12月到本案起诉也未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因此,进福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张进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2012年4月24日进福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进福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28日,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万元(本文币种均为人民币),股东为张进云和叶福明,叶福明认缴出资255万元,持有51%股权;张进云认缴出资245万元,持有49%股权。叶福明担任法定代表人,张进云担任监事。进福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进行;每次股东会会议须作详细书面记录,并由出席会议的全体股东签名,股东本人因故不能出席,可以委托代理人参加,代理人出席时由代理人签名;新章程须在股东大会上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2002年6月,叶福明和张进云作出股东会决议,并修改了公司章程,将进福公司的经营期限延长至2012年6月26日。
  2012年4月24日,进福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和章程修正案。该股东会决议将公司的经营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26日,股东会决议落款处有叶福明和张进云的签名和盖章。
  2015年11月24日,张进云以进福公司经营期限届满未及时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为由,向一审法院申请对进福公司进行强制清算。在该案的立案审查过程中,张进云和叶福明在2015年12月8日谈话中均确认没有在2012年4月24日股东会决议上签字,叶福明认为并无股东会决议,而是本案进福公司注册所在的新城经济开发区自动帮助进福公司办理延长手续。因进福公司的营业期限已经延长至2022年6月26日届满,张进云主张的解散事由并不成立,一审法院于2015年12月10日裁定不予受理张进云的强制清算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当事人之一张进云为加拿大国籍,本案系涉外商事案件。就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四条规定,应当适用公司登记地法律。进福公司系我国公司法人,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现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均表明涉案股东会决议并非张进云签字盖章,进福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股东会决议的形成获得过张进云的授权,而张进云对他人未经授权在股东会决议上代为签字盖章的行为不予追认。故系争股东会决议并非张进云真实意思表示,该决议违反了我国公司法规定,应属无效。张进云请求确认公司决议无效,属确认之诉,张进云诉请依据系形成权,并不适用诉讼时效规定。故张进云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应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确认形成于2012年4月24日的上海进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无效。一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进福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另查明,进福公司2012年4月24日股东会决议内容为:“一、原经营期限自2001年6月28日至2012年6月26日,变更后经营期限延长自2001年6月28日至2022年6月26日;二、申请延长执照有效期;三通过修改后的公司章程修正案;四、公司于本决议作出后30日之内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公司变更登记。表决结果为同意(占总股数100%)。”同日,进福公司提交工商变更登记申请。2012年4月25日,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青浦分局发出《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变更进福公司营业期限至2022年6月26日。2016年3月7日,张进云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中的争议焦点为:一、形成于2012年4月24日的股东会决议法律效力如何;二、本案原告主张的请求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规定;三、如适用诉讼时效,本案起诉有无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评述如下:
  首先,关于系争股东会决议效力。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进福公司两位股东叶福明、张进云均确认2012年4月24日股东会会议两人未参会且张进云的签字并非其本人所签。对此,本院认为:第一,股东会决议是公司股东将其意志转化为法人意志的法定载体,是股东对公司治理合意的体现。公司决议本质是一种法律行为,其首先应当符合民事法律行为成立的基本要件。本案中,进福公司虽上诉认为张进云知晓并同意该股东会决议内容,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可以认定系争股东会决议内容事先并未取得张进云的同意或授权签字,事后亦未得到张进云的追认。因此,系争股东会决议不能认定为系张进云的真实意思表示,就决议事项两股东间并未达成合意,该决议尚欠成立之基本要件。第二,有限责任公司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应当依照法律及公司章程规定进行,一个依法成立的股东会决议需要具备一定的形式要件,包括会议召开的事实要件、召集及表决程序要件等。本案中,进福公司两位股东已确认2012年4月24日股东会会议并未实际召开,两人亦未参会或进行表决,该决议作出程序均违反了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定,故不能认定就该次会议内容已表决通过并形成了真实有效的股东会决议。对于此种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而欠缺成立要件的股东会决议,其法律性质属于不成立之状态,尚未进入成立后的效力评判阶段,故本案双方争议的股东会决议应定性为不成立。
  其次,关于本案是否适用诉讼时效规定。本院认为,有限责任公司通过股东会对变更公司章程、延长经营期限等事项作出决议,其实质是公司股东通过参加股东会行使股东权利,决定设立或变更其与公司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的过程。张进云提起本案诉讼,系基于系争股东会决议侵犯了其作为股东有权参与决定公司设立、变更及终止的权利,对该种股东合法私权利的侵犯,实则为一种民事侵权责任。基于公司制度的特殊性,该民事权利的救济方式主要体现在请求司法否认决议效力程序上。故对该种权利的保护,同样落入诉讼时效的客体范围,现有法律也无特别规定此种情形不适用诉讼时效,故根据民事权利属性和诉讼时效原理,本案情形应当适用普通诉讼时效规定。赋予公司诉讼时效抗辩,在于督促股东积极关注并及时行使权利,否则,如果无限期地允许股东随时请求否认决议效力,将使公司通过决议而形成的事实状态长期处于不稳定之中,损害交易安全和交易秩序,破坏公司外部法律关系稳定,这也与公司法的立法精神和原则相悖。因此,本案张进云起诉应当适用诉讼时效规定。
  再则,关于诉讼时效期间有无届满。该项争议主要涉及对诉讼时效起算点的确认。进福公司认为,本案诉讼时效应从决议作出之日或工商变更之日起算;张进云则认为如果适用诉讼时效,应当从其2015年12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时起算。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对于知害标准的确定,应当坚持“知”与“害”主客观相统一原则。本案中,张进云作为公司股东,应当知道公司原经营期限到2012年6月26日届满,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张进云应当按期履行清算义务或办理延长手续,且作为一名勤勉、守法的股东,此时也完全可以通过查询发现工商登记中进福公司的经营期限已被延长的事实。即便事实上其未发现,但基于商事外观主义原则和工商登记具有公示的效力,亦可推定张进云知道或应当知道公司工商变更登记事项。因此,本案诉讼时效应当从2012年6月26日进福公司原营业期限届满之日起算,到张进云2015年11月提起强制清算申请已超过2年诉讼时效,依法不能产生中断的法律效果,现至张进云2016年3月7日提起本案诉讼,已逾3年8个月之久,超过了我国法定诉讼时效期间,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本案系争股东会决议并未成立,张进云可以从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的股东权利被侵犯后,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内提起诉讼,现其起诉已超过2年时效期间,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进福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8民初246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张进云的一审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均由被上诉人张进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邵美琳
审判员  王逸民
审判员  何 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日

[ 返回列表 ]
  • 上海股权纠纷律师
关闭